圖片
網站標志
資訊搜索
新聞中心
文章正文
成功改變檢察院尋釁滋事的案件定性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7-09-13 16:07:46    文字:【】【】【

成功改變檢察院尋釁滋事的案件定性

 

基本案情:覃某元等7人到附近村屯打鳥,住該村屯的男青年覃某瞧問他們要鳥不得,就惡詞威脅,覃某元等人見狀就開車離開現場回村,但在路上被覃某瞧的小車跟隨,車上的覃某元認為是剛才的男青年覃某瞧故意尾隨他們,就打電話給覃某愿讓其在村口幫忙。到了村口覃某元等人下車,有人發現覃某瞧的車上有槍,就堵門不給覃某瞧等人下車,雙方在爭持中引發械斗,造成一死兩重傷,一輕傷兩輕微傷的惡劣后果。

一審辯護詞

尊敬的審判長:

廣西金飛律師事務所受覃某德的委托,本所指派本人擔任本案被告人覃某西的辯護人,依法參與訴訟活動,發表辯護意見如下:

對于案件定性方面,辯護人認為本案不符合尋釁滋事的犯罪構成:

一、被告人沒有隨意攔截被害人。首先,被害人當時在龍新村拉陽屯時就先后對坐在覃正比車上及在田間爪鳥的七被告人用語言上的威脅,這一點多名被告人的口供是吻合的。其次,覃某西等被告人被迫離開之后,被害人又跟蹤被告人乘坐的五菱高頂蓬小汽車。這個有覃新夠的證言:“覃岸瞧就講那輛銀白色的高頂蓬上的人剛才在我們村打鳥,好象打得蠻多鳥的,還講開車跟著那輛銀白色的高頂蓬,看他們是那個村的,如果是認識的人,就問他們要幾只鳥來吃。講完覃岸瞧就開車跟著輛銀白色高頂蓬,我們的車一直跟到立令屯村邊”(公安卷72頁)。被告人多人口供吻合,被告覃勝凡的口供:“當我們開車回頭時有一輛雪佛蘭車子跟在我們后面,我們開幾快他也開幾快”(公安卷63頁),覃某西的口供:“后來這輛車一直跟著我們,車距保持在十幾米左右”(公安卷81頁)。第三,被害人在跟車的過程中是有很多機會超車的。在辯護人提供的證據可以證實在龍新村委(西京屯)路段是相當寬的,有些路段甚至寬達10多米,就算過了龍新村委路段也有四五個路口可以會車,甚至在案的地點不足50米的地方就有一個為會車專門設置的加寬路面,但被害人在跟車時沒打喇叭或打超車燈警示。第四,即使到了立令屯也不能說被告乘坐的高頂蓬攔住被害人的車。因為被告人停車的地方是立令屯路口,路面是較寬的足夠會車,但因為現場已被破壞,無法確認高頂蓬停放的具體位置,就無法確認被告人攔截了被害人的車。而且被告人停車時,被害人為什么要跟著停車,正常情況下如果前面的車擋路了肯定是按喇叭讓其避讓后超車。因此,綜合上述情況來看,是被害人挑釁在前然后跟蹤,再到跟停,相反到了村口停車也是為了讓住被告人回村,而司機覃正比住拉堡鎮上,因此在村口停車也是合情合理,檢方對被告人隨意攔截情況確認是證據不足的。

二、被告人也沒有隨意毆打被害人。兩車停車之后,相跟較近(被告人說是1-2米,被害人說是5米的距離,都是較近的)被告人發現了被害人車上有槍,為自保才去堵被害人的車門,對于發現槍支后堵車門這個情節多名被告人的口供也是一致的。而對于被告人拿刀拿槍下車后毆打被害人僅個別被告人的口供不足以為信。而且被告人勢眾多高頂蓬車上還有鋤頭等工具,真要制服被害人這一方,被告人手上拿的應該是鋤頭等工具而不是撈網這種沒有殺傷力器具,這時被害人是沒有還手的余地的。所謂毆打,準確的說應該是雙方沖突之后的打斗,從公安局的鑒定文書上看,被害人的血跡除了地上和車上僅存在于覃慶元所持撈網的竹桿上,也就是說唯一對被害人造成傷害的僅是一個不具殺傷力器具所致,這與隨意毆打被害人的行為也是不對稱的。而且被害人受傷的時間點很可能是被害人與被告人打斗時被告人還擊造成的。這與隨意毆打相差太大。

三、被告人也沒有隨意損毀財物。被害人捅傷數人之后,還想用雪佛蘭來撞人,這時被告人才能手上的石頭或木凳等物品砸,應該說這是一種自我保護的行為,與隨意損毀財物相去甚遠。關于這點多名被告人的口供也是一致的。

以上三點都不符合,更加沒有到情況惡劣的程度,因此辯護人認為被告人的行為不符合尋釁滋事的犯罪構成。

對于被告人量刑方面的意見:

本案如果按尋釁滋事定罪,綜合全案起點刑應為十一個月以下,但辯護人認為被害人在本案有重大的過錯,也就是被害人挑釁行為引發了本案,從問鳥不得后的語言威脅到一路跟蹤,再到槍支外露,以及破門持刀傷人,被害人都處于主導地位,相反被告人是處于被動和自衛狀態,如被告人覃慶元喊人來幫忙也是因為預見到了可能出現的危險而自我保護和預警行為,不應成為一個加重情節,而且聞訊趕來的覃金愿還沒參與其中,就被被害人所害,其做的行為也僅是自保行為。根據廣西區高院的量刑指導意見,被害人有重大過錯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

綜上所述,鑒于被告人覃某西具有以上量刑情節,建議檢察院撤回起訴,如果要定罪也應按關多久判多久處理,即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左右。

廣西壯族自治區柳江縣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3)江刑初字第××

公訴機關廣西壯族自治區柳江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覃某元,男,1976612日出生于廣西柳江縣,身份證號碼:×××,壯族,小學文化,農民,住廣西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村立令屯××號。因涉嫌犯尋釁滋事罪,20121022被柳江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6日被逮捕。現羈押于柳江縣看守所。

被告人覃某石,男,198711日出生于廣西柳江縣,身份證號碼:×××,壯族,初中文化,農民,住廣西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村立令屯××號。因涉嫌犯尋釁滋事罪,20121022被柳江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6日被逮捕。現羈押于柳江縣看守所。

被告人覃某富,男,1990714日出生于廣西柳江縣,身份證號碼:×××,壯族,中專文化,務工,住廣西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樹立令屯××號。因涉嫌犯尋釁滋事罪,20121022被柳江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6日被逮捕。現羈押于柳江縣看守所。

辯護人覃忠師,廣西桂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覃某西,男,197995日出生于廣西柳江縣,身份證號碼:×××,壯族,初中文化,農民,住廣西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村立令屯××號。因涉嫌犯尋釁滋事罪,20121022日被柳江縣公安局取保候審,同年116日被逮捕。現羈押于柳江縣看守所。

辯護人仇宇書,廣西金飛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覃某凡,男,19828l7日出生于廣西柳江縣,身份證號碼:×××,壯族,小學文化,務工,住廣西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樹立令屯29號。因涉嫌犯尋釁滋事罪,20121022日被柳江縣公安局取保候審,201311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柳江縣看守所。

被告人覃某愿,男,19811112日出生于廣西柳江縣,身份證號碼:×××,壯族,初中文化,農民,住廣西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村立令屯××號。因涉嫌犯尋釁滋事罪,20121022日被柳江縣公安局取保候審,201311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柳江縣看守所。

被告人覃某革,男,19851025日出生于廣西柳江縣,身份證號碼:×××,壯族,初中文化,農民,住廣西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村立令屯××號。因涉嫌犯尋釁滋事罪,20121022日被柳江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6日被速捕。現羈押于柳江縣看守所。

辯護人駱權,廣西金飛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西柳江縣人民檢察院以柳市江檢刑訴字(201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覃某元、覃某石、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覃某愿、覃某革犯尋釁滋事罪,于201363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當日立案,并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廣西柳江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韋雪梅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覃某元、覃某石、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覃某愿、覃某革及其辯護人覃忠師、仇宇書、駱權等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廣西柳江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2102123時許,被告人覃某石、覃某元、覃某革、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和覃某比在柳江縣進德鎮龍新村村邊打鳥時因被覃某瞧用語言威脅不讓在村邊打烏,覃某比等七人便開一輛高頂篷車離開。覃某瞧等人打算去拉堡吃夜宵便開一輛雪佛蘭汽車跟隨覃某比的車后面,覃某元等人以為覃某瞧組織人來打他們,后覃某元打電話給被告人覃某愿,喊其組織人員到立令屯村口等。覃某愿便拿扁擔、菜刀到村口等。到進德鎮沙子村委立令屯村口停車后,覃某比等人持刀、竹柄撈網、板凳等兇器下車去堵覃某瞧的雪佛蘭汽車的車門,后和覃某瞧發生打斗,在打斗中覃某瞧的頭部、背后被打傷,覃某比、覃某凡、覃某愿、覃某元、覃某西被覃某瞧持刀捅傷,覃某比因搶救無效死亡。經法醫鑒定:死者覃某比系被人用單刃銳器刺戳左胸腹部造成心臟.肝臟破裂致大出血死亡。覃某凡、覃某愿的傷構成重傷,覃某元、覃某西的傷構成輕傷。覃某瞧的傷構成輕傷。覃某瞧的雪佛蘭汽車被砸壞,經價格鑒定:被砸的雪佛蘭汽車損失為2080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到案經過、現場勘查筆錄、現場指認筆錄及照片、戶籍證明、鑒定結論等。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覃某元、覃某石、覃某革、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覃某愿無故毆打他人,致一人輕傷,任意損毀他人財物,損失為2080元,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93條之規定,構成尋釁滋事罪。請求本院依法懲處。

七被告人對公訴機關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及罪名,均表示無異議。

被告人覃某革的辯護人駱權在庭審中提出:被告人覃某革主觀上沒有犯罪故意,客觀上沒有隨意毆打他人、任意損毀他人財物的行為,覃某革是在被害人覃某瞧上車倒車沖向他和覃某比,生命受到嚴重威脅、時間緊迫的情況下才拿手里的板凳砸向被害人的車子,應該說他的行為系正當防衛,不負法律責任,建議法庭判決罩勝革無罪。

被告人覃某富的辯護人覃忠師在庭審中提出:1、對指控的罪名不持異議,但與其他尋釁滋事案件有區別,危害小。2、覃某富最初是以受害人的形式出現,如實供述了案件事實,應屬自首。3、有從犯、初犯、認罪等從輕情節。

被告人覃某西的辯護人仇宇書在庭審中提出:覃某西沒有隨意攔截、毆打被害人,也沒有隨意損毀財物,更加沒有達到情節惡劣的程度,本案不符合尋釁滋事的犯罪構成。在量刑方面,被害人有重大過錯,被告人處于被動和自衛狀態,建議處刑九個月左右。

經審理查明

2012102123時許,被告人覃某石、覃某元、覃某革、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和覃某比在柳江縣進德鎮龍新村村邊打鳥時因被覃某瞧用語言威脅不讓在村邊打鳥,覃某比等七人便開一輛高頂篷車離開。覃某瞧等人打算去拉堡吃夜宵便駕駛一輛雪佛蘭汽車跟隨覃某比的車后面,覃某元等人以為覃某瞧組織人來打他們,覃某元便打電話給被告人覃某愿組織人員到立令屯村口等。覃某愿即持扁擔、菜刀到村口,與覃某比駕駛的高頂蓬車匯合,此時覃某瞧駕駛的雪佛蘭汽車也跟到立令屯村口,覃某比等八人持刀、竹柄撈網、板凳等兇器下車去堵覃某瞧的雪佛蘭汽車的車門,后與覃某瞧發生打斗。在打斗中覃某瞧的頭部、背后被打傷,經法醫鑒定構成輕傷;覃某比、覃某凡、罩金愿、覃某元、覃某西被覃某瞧持刀捅傷,覃某比因搶救無效死亡。經法醫鑒定:死者覃某比系被人用單刃銳器刺戳左胸腹部造成心臟、肝臟破裂致大出血死亡。覃某凡、覃某愿的傷構成重傷,覃某元、覃某西的傷構成輕傷。覃某瞧的雪佛蘭汽車被砸壞,經價格鑒定:被砸的雪佛蘭汽車損失為2080元。

20121022公安機關分別抓獲覃某元、覃某石、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覃某愿;同日覃某革到公安機關投案。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并經法庭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一)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被害人陳述

1、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201210212320分,村民覃某廣報警稱在進德鎮沙子村立令屯覃某愿等幾個村民被外村人拿刀捅傷,受傷村民已送醫院,兇手的雪佛蘭小車丟在現場。公安人員趕往現場調查,確定參與案件的是立令屯村民覃某元、覃某石、覃某革、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覃某愿、覃某比,其中覃某比送醫阮已死亡。對方是進德鎮龍新村屯六屯的覃某瞧。

2、被害人覃某瞧陳述,20121021晚有人到他們村網鳥,問那些人要鳥未果后就趕那些人走。當晚22時許他和本村的覃某康、罩某夠開他的雪佛蘭小車(桂B××)去拉堡吃夜宵,出來時車子一直跟著打鳥的“高頂篷”車。到立令屯村口前面車子停下車上下來78個男子,分別拿著棍子、刀圍住他的小車,并拿棍子往車里戳,覃某康、覃某夠開得車門就跑,他想跑時被78個男子持刀、棍砍打,他拿出折疊刀朝那些人亂戳,那些人躲開后他上到小車,因緊張把車子開下路基車輪陷進泥里,他下車往回跑,當時還有3個人在后面追。后跑到一塊甘蔗地內休息,因流血過多就暈過去。22日天亮時他醒過來就走回村里。后他叔罩光內帶其到公安機關投案。

(二)物證、書證

l、扣押物品清單三份,20121022公安人員對現場勘驗后,分別扣押覃某愿的柴刀一把、覃某西的汽槍一把、覃某革所持的板凳一張。

2、扣押、發還物品清單,20121022公安人員依法扣押了覃某瞧的衣、褲、鞋、折疊刀、雪佛蘭小車,后于1026將雪佛蘭小車發還覃某瞧的叔覃某內。

3、死亡醫學證明書,20121022柳江縣人民醫院證明:覃某比于20121021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三)證人證言

1、證人覃某廣證實,2012102123時許,他聽到他哥覃某愿講在村口被人捅傷要求送去醫院搶救后打電話報警。

2、證人覃某康證實,20121021晚上11點多,覃某瞧打電話邀他和覃某夠開覃某瞧的雪佛蘭汽車去拉堡吃夜宵,上車后看到車上有一把汽槍,車子剛過龍新村西京屯就遇到一輛五菱之光車子走在前面,覃某瞧開車緊跟著高頂篷走到沙子村立令屯村口時,前面的車子突然停下,有78個男子從車上沖下砸車,見對方人多砸車,他害怕立即推開車門往后逃跑。

3、證人覃某夠證實,當晚覃某瞧邀他去拉堡吃夜宵,上覃某瞧的車子后見覃某康在后坐上,車上還有一把像槍一樣的東西,覃某瞧講是偽真槍,用來打鳥的。車剛到村口,前面有一輛高頂蓬,罩岸瞧講高頂蓬上的人剛才到村里打鳥,得蠻多的,跟住他們如果認識就問他們要幾個。車子跟到立令屯村邊時,那輛高頂蓬突然停在路中間,下來78個拿著木棒、柴刀的男青年圍堵車門,其中一個男青年還講“你們敢跟到這里來”,并用木棒打他們三人,覃某瞧開門下車后被45個男青年圍著毆打,打到稻田里。當時還有兩個男青年守在車邊,兩個男青年從車里拿走仿真槍后,他趁機下車跑回村里。

4、證人覃光內證實,20121022帶覃某瞧到公安機關投案。

(四)現場勘驗、辨認

1、現場勘驗檢查筆錄、現場示意圖及現場照片,證實案發現場位于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樹立令屯村口功德碑前路口路段。

2、七被告人對現場辨認筆錄及辨認照片,證實案發現場位于柳江縣進德鎮沙子村立令屯村口路上。

3、辨認筆錄及照片,七被告人在公安人員事先準備60張不同免冠無規則排列的相片上相互辨認出本案的參與者。同時被告人覃某愿辨認作案使用的刀具;被告人覃某西辨認當晚攜帶的汽槍。

(五)鑒定意見

1、尸體檢驗鑒定報告及照片,經法醫鑒定:死者覃某比系被人用單刃銳器刺戳左胸腹部造成心臟、肝臟破裂致大出血死亡。

2、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照片及鑒定結論告知書,覃某凡、覃某愿的傷構成重傷,覃某元、覃某西的傷構成輕傷。覃某瞧的傷構成輕傷。鑒定結論已告知各被告人。

3、價格鑒定書及結論告知書,覃某瞧的雪佛蘭汽車被砸壞,經價格鑒定:被砸的雪佛蘭汽車損失為2080元。結論已告知各被告人。

(六)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覃某凡供述,20121021晚,他和覃某比、覃某石、覃某元、覃某革、覃某富、覃某西到龍新村拉洋屯和屯六屯交界網鳥,有一個青年問要鳥遭拒絕后,男青年把他們趕走。他們坐上覃某比的高頂篷住回走,路上發現有一輛汽車一直跟著,他們認為是剛才不讓他們網鳥的男青年叫人來打他們。途中不知是誰打電話叫人來幫忙。車子開到立令屯村口時,見覃某愿在村口,覃某比停車,后面的車也停了下來,他們下車去問后面車上的人怎么跟著他們,對方車上的人拿著槍,他們沖過去搶槍,覃某富搶得一把長槍。這時有一男青年從車邊跑過來把他推下田基并用刀朝他亂捅,他被捅后喊覃某比,覃某比講也被捅傷了,后來覃某富開車送他倆去醫院治療。

2、被告人覃某西供述,回立令屯途中有一輛車子跟隨,他們懷疑那輛車是來追他們的,途中覃某元打電話給覃某愿講被人家追了。到立令屯村口時他下車先到對方駕駛室邊發現車子里有槍,他就搶槍頂門,其他人也上來頂門,對方車上人講:拿槍出來打他們。聽講有槍,他們就動手打對方,他朝司機臉部打了一拳,其他人也打了司機,司機被打后推開車門用刀亂捅,他被捕對大腿靠近臂部一刀,覃某比也被捅跌在地上,司機上車想開車走,他講:不給走。并從地上撿起一塊磚頭向對方車子砸了幾下,司機倒車到田邊開不走,司機下車就逃跑了。

3、被告人覃某革供述,打鳥時有一輛紅色雪佛蘭小車停在他們高頂篷旁邊對他們講:你們馬上出去,免得抖死你們去。回村途中有一輛車跟著,大家講可能是剛才問要鳥的人跟著,覃某元就打電話給覃某愿:有人搞我們,你馬上拿東西到村口來幫忙。到村口時,那輛車還跟過來,十分囂張,大家決定教訓對方,覃某愿拿一根扁擔已在村口,覃某比開車到覃某愿旁邊停下,他們就拿東西下車,覃某比拿一把水果刀,他自己拿一張板凳,覃某凡、覃某石各拿一根長竹把撈網,覃某西、覃某比去雪佛蘭小車駕駛室車門那里,他站在車頭,大家圍住小車,覃某西伸手進車窗從后座拉出一把長砂槍,雪佛蘭司機推開車門拿著一把短尖刀沖出來,車上另下來兩個青年往拉羊屯方向跑,他往覃某比的高頂篷跑,到路口附近見覃某西屁股出血,覃某凡走過來身上全是血,后見覃某比倒在路上,這時雪佛蘭小車突然倒車然后又往前開,他就用手里的板凳朝小車砸過去,砸中小車的擋風玻璃,接著他將覃某比拉到田邊。后他和覃某富開車送罩正比、覃某凡到醫院搶救。

4、被告人覃某石供述,在村口停車后大家下車圍住紅色雪怫蘭小車不給車上的人下車,開車的男子拿了一把刀推開車門出來,覃某西、罩慶元、覃某比、覃某凡、覃某革、覃某富他們就圍住該男子,該男子拿刀亂舞,覃某元、覃某凡拿撈網打該男子,車上的另外兩個男子趁機下車往拉羊屯方向跑走。拿刀的男子和覃某西他們在雪佛蘭車邊對打了一下雙方跑來跑去,之后看到覃某比倒在雪佛蘭車尾,他上去拉覃某比到路邊,雪佛蘭司機上車倒車,他在地上撿起砂槍砸向小車,小車往后又往前開了幾米后停下,男子下車后往拉蘋屯方向跑走。

5、被告人覃某元供述,回村途中有一輛車跟著,大家認為是問要鳥的人要打架,他就打電話給覃某愿叫人來幫忙。在村口停車后大家圍過去和對方打了起來,他拿撈網打雪佛蘭司機頭部,撈網被打斷,司機追上他并用刀砍對他的左手前臂。

6、被告人覃某富的供述,打鳥時被一開紅色雪佛蘭汽車的男子趕走,回村時紅色雪佛蘭一直跟著,大家決定到立令屯村口搞對方。到立令屯村口時大家拿氣槍、撈網下車上圍雪佛蘭汽車,雙方對打起來,他踢了對方司機,被司機捅對肚子,覃某凡也講被捅對,覃某比倒在路邊。之后司機上車想走,他在地上撿起一把短砂槍砸了小車,小車開到路邊被卡住,司機下車跑了。

7、被告人覃某愿供述,當晚覃某元打電話講村里的七個兄弟在打鳥時被搶走五只鳥,現在搶鳥的人又過來了,喊他拿東西去救人。他拿扁擔到村口時就見覃某比的高頇蓬停在村口路碑附近,覃某比他們一起從車上下來圍住雪佛蘭車并喊車上的人下車,坐在副駕的人被村里的人拉下車,此時司機推車門下車用刀朝他捅了三刀。

(七)其他證據

l、戶籍證明,證實七被告人的身份情況。

2、到案經過,20121022公安機關分別抓獲覃某元、覃某石、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覃某愿;同日覃某革到公安機關投案。

3、庭審中辯護人駱權向法庭出示龍新村到立令屯線路圖及照片,證實全線有多處可以會車。

以上證據本院予以確認。

基于以上證據,結合公訴機關指控及辯護人在庭中提出的辯護人意見,本院結合評判如下:

1、關于本案的定性問題。

通過法庭審理,確定的事實就是本案被告人在打鳥時與被害人覃某瞧發生矛盾,被告人離開回村時,覃某瞧駕車跟隨,導致被告人誤認為覃某瞧跟隨的目的是糾集人來打架,最后決定在立令屯村口教訓被害人。即幾被告人“教訓”的對象特定、明確,就是趕走、跟隨他們的紅色雪佛蘭車上的人。因矛盾引起傷害了特定對象,且致人輕傷以上的應構成故意傷害罪,傷害案件中亦不排除損毀被害人一定財物的存在。公訴機關以被告人無故毆打他人、任意損毀他人財物指控被告人犯尋釁滋事罪欠妥。

2、本案是否存在防衛的事實。

本案中,被告人覃某元在看到覃某瞧駕車尾隨后就打電話給被告人覃某愿拿東西來幫忙,且幾被告入在車上已形成共謀:紅色雪佛蘭敢跟到村口就“教訓”對方。結合案件的事實看,車到村口后幾被告人即下車持械圍住后面的雪佛蘭車,被害人覃某瞧亦持刀推開車門下車,此時雙方均處于主動攻擊對方的狀態,不存在辯護人提出被告人處于被動和防衛狀態的事實。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應對共同犯罪的結果負責。被告人覃某革的辯護人駱權提出被告人覃某革系正當防衛,不負法律責任的無罪意見,不能成立。辯護人在庭審中出示的線路圖只能證明從龍新村到立令屯全線有多處可以會車,但不能證實被害人覃某瞧全線未超車的原因是覃某瞧故意不超車挑釁,還是其他原因超不了車。

綜上,本院認為,被告人覃某元、覃某石、覃某富、覃某西、覃某凡、覃某愿、覃某革未能正確處理矛盾、糾紛,持刀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輕傷,七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故意傷害罪。被告人覃某革犯罪后能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罪行,屬自首;另六被告人歸案后均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依法均可從輕處罰。被告人覃某富的辯護人覃忠師在庭審中提出有自首情節的意見與查實的事實不符,不予采信。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三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覃某元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1022日起至20131021日止)

二、被告人覃某石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1022日起至20131021日止)

三、被告人覃某富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1022日起至20131021日止)

四、被告人覃某西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116日起至2013115日止)

五、被告人覃某凡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111日起至2014110日止)

六、被告人覃某愿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111日起至2014110日止)

七、被告人覃某革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1022日起至2013821日止)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辦案體會:本案是一起因問鳥引發的血案,起因是簡單的,但后果的嚴重的。案件當中有多個巧合才引發本案,如果被害人不是惡語相向、如果被害人沒有開車尾隨、如果被害人在半道超車、被害人不在車在放槍、如果被告人冷靜點不在半道打電話喊人幫忙,如果被告人直接開車進村而不是在村口停車,如果沒有上述任何一個如果,本案可能不會發生,但就量這么多巧合集合在一起,讓一個本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了。本案的被告人都是一些農村男青年,都沒有什么前科劣跡,可能連他們自己都不會想到自己會進班房,還有一個被告人也是另一個案件的被害人,而被害人則是另一個案的被告人,在另一個案件中被害人被判處重刑。針對于檢察院的指控,本人提出了本案不符合尋釁滋事的犯罪構成,并提出了罪輕的辯護,該意見得到了法院的采納,辯護無疑是有效和成功的。

欄目導航
 
腳注信息
Copyright @ 2014 版權所有 廣西金飛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柳州市解放南路花旗一號樓1608室  電話:0772-2809500    技術支持:柳州市指尖互動網絡
2019最新情侣衣服 ,一级片电影伦理正片日本